张若昀:不靠父亲的背面,到底有什么底气

张若昀:不靠父亲的背面,到底有什么底气
最近《庆余年》大热播,招引观众的不只是精彩的剧情,还有性情各异而且长相秀美的各位主演。    张若昀扮演的范闲既有傲然的少年意气,又不乏诙谐诙谐,看似大大咧咧实则喜怒不形于色。    知乎上曾有人提问道:张若昀是个怎样的人?    其中点赞人数最多的答复是:“他是一个能够让粉丝从骨子里觉得不好好学习都没资格追的人。”    野狼与玫瑰,大漠和长矛,王小波与博尔赫斯,与生俱来的少年感和后天修炼出的熟男范儿,这些看似各走各路的特质,融合到张若昀身上天衣无缝。    他是古典的,郁闷的,温顺的,浓郁芳香的;也是实际的,诙谐的,严厉的,简单躲藏心情的。说到张若昀,许多人会给他贴上“星二代”的标签。(他的父亲是闻名导演张健。)但事实上,张若昀有今日的成果,是自己单打独斗尽力出来的成果。    翻倒闭若昀的经历,惊奇地发现,他是个有着15年演戏资格的老艺人,从2004年参演首部电视剧《海的誓词》正式进入娱乐圈到2019年,现已整整15年了。    他又是一个演艺圈大器晚成的代表。    2014年是张若昀工作的低潮期:“那一年没怎么接过戏,穷得连房租都快交不起了,给工作室的搭档薪酬都发不起了。但回想起来,假如再晚两三个月接不到戏的话,我们的薪酬就真的发不出了。”    张若昀说到自己,终究又把论题落在工作室的小伙伴身上。    虽然日子变得窘迫,但张若昀从没伸手问父亲要过钱。在决议接下“霍去病”这个人物,和父亲协作的关头,也是外界对他争议最大的时分。    “不是说不靠父亲吗,为什么还接父亲的戲?”诸如此类的问题在他的微博下举目皆是。然后他回复了一封长长的信,信中之诚恳,理性,剖析事物的才能,都让我们对他另眼相看。“艺人为什么要由于言论,而抛弃自己喜爱的人物?”    归根结底,能决议他能不能演好戏的,不是媒体,不是观众,更不是父亲,而是他有没有用心在演戏这件事。    在张若昀看来,偶像曝光过度,会让观众对其扮演的人物难有代入感。    在没有大红之前,张若昀接拍过许多并不知名的戏。在芳华剧《恋歌》中,许多观众都是抱着茶余酒后的消遣情绪,成果却为剧中的张若昀扮演的“林恒”所信服。    他在里面,小声地哭,抽搐着哭,号啕大哭,缄默沉静中面无表情地哭,眼眶中有泪但不滴下来地哭,鼻涕眼泪在脸上模糊成一团地哭。    和那些由于某部热播剧,一会儿爆红的男神们不一样的是,张若昀的红是一种“慢工出细活”的红,从他近两年里在各个影视著作里,表现出来的状况就能够窥见:他走得很稳,一步一步,按部就班,他是有沉积的艺人。    具有了人气的他意味着具有了更多的挑选权和话语权,但从其最近的工作计划和接下来关于著作的挑选,他明显没有动作太快。    红了也没有飘飘然,而是持续坚持自己的节奏。    或许是长达十二年的历练让他深知走红的不简单,或许是漫长岁月的沉淀让他更理解自己的挑选,在偶像和艺人之间,他挑选了后者。    张若昀说:“比起重复证明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、什么样的艺人,不如真的做出一个成果,我们都能看到。情绪能够经过行为传达得很清晰,所以有时分张嘴说话,也不是那么重要。”    能当一个好艺人就够了,红得迟一点不要紧。